豆瓣9.8!Netflix拍出史詩級自然奇觀!
拍電影網

2019-07-17 00:00:00

想拍好自然紀錄片,你得先習慣被鯊魚咬……

前段時間,Netflix播出了和世界自然基金會合作的系列紀錄片《我們的星球》,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壯觀的自然節目之一。《我們的星球》使用4K攝影機拍攝完成,以前所未有的拍攝方式帶觀眾探索了地球上尚存的野生區域和那里的神奇生物,絕妙的畫面和配樂帶來史詩級震撼的視聽體驗。



但是,《我們的星球》在贊頌自然奇觀的同時,也在警醒觀眾,這樣的奇觀正在因為人類的過度開發而逐漸消逝。幾乎所有的野生生物,它們的多樣性都遭到了不可挽回地破壞。

從寒冷的南北極地到熱情的南美雨林,從神秘的蔚藍公海到廣袤的非洲草原,每個讓人嘆為觀止的自然奇觀都是對正在消失的大自然的挽歌。這也使得《我們的星球》呈現出了有別于《地球脈動》或其他自然紀錄片的影調風格。



《我們的星球》的制作耗時4年時間,在全球50個國家/地區進行拍攝,共有600多名工作人員參與拍攝,每個部門都由業內最熟練的專業人士組成,其中就包括世界上最著名的水下野生動物攝影師之一,道格?安德森



安德森在大學學的是海洋生物學,畢業后在蘇格蘭西海岸做了五年的潛水員。當他決定要從事野生動物攝影時,安德森搬到了布里斯托( BBC自然歷史部門的總部也在這里)。1999年,有了四年拍攝經驗的安德森為BBC《藍色星球》系列拍攝了他的第一組鏡頭。從那以后,他陸續拍攝了《藍色星球》《地球脈動》《生命》以及《冰凍星球》。在Netflix《我們的星球》中,安德森拍攝了其中頗具挑戰性的四集,包括危險的潛水探險和極地浮冰之旅。


道格?安德森



“水下拍攝的第一晚,我的腿就被鯊魚咬了!”


NFS:你參與了哪幾集的拍攝?你覺得最有挑戰性的是哪些?

安德森:我參與了 “淡水”“公海”“沿海海域”和“冰凍世界”的拍攝。我覺得不同的鏡頭有不同的挑戰。但是有兩組比較特別,一組是在夜間拍攝黑尾真鯊,另一組是在加拿大北極拍攝獨角鯨。這些對水下攝影來說是個挑戰,但最重要的是,它還需要水面上的努力,比如要用到直升機,或者跨越海冰進行拍攝。

在拍攝鯊魚的過程中,我努力讓拍攝更加安全,因為我們被鯊魚咬傷的幾率非常的高。我們就安全問題進行了持續且深入的討論。我們想進去拍攝的地方,到了晚上鯊魚會瘋狂地在礁石上互相咬食。我們想帶著攝影機進去,但我們也想用最好的方式照明。但問題是鯊魚捕獵的地方會出現很多涌流。我們還想在漲潮的時候拍,因為這時候海洋中的淡水會匯入咸水湖,鯊魚最為活躍。所以,解決這兩個問題是我們安全返航的關鍵,也是成功拍攝的關鍵。



在水下,我們佩戴的是換氣器,好處在于它們不會吐泡泡。因為動物都對泡泡很敏感,而且泡泡會干擾到水下的交流。而且,相比于普通的水中呼吸裝置,換氣器能提供更多的氧氣。但我們真正擔心的一件事是,如果我們的換氣器被(鯊魚)咬壞了怎么辦。我們想過在水下穿鏈甲(類似古代士兵穿的軟甲),但它太重了,我們會浮不上來。所以我們不得不在裝備中填充一些奇怪的東西,比如從負重袋里拿出鉛,然后用特殊的泡沫代替。這種復合泡沫塑料在水下很好用,它會增加浮力但不會增加重量。

最后,我們得到了幾套潛水裝備,它們不僅能保護我們不會被咬傷,還能保護我們的換氣器或浮力控制裝置不被鯊魚咬到。這樣,如果我們出現大出血或其他情況,我們仍然可以回到水面。我很慶幸我們事先做了這些安全措施,因為在水下拍攝的第一個晚上,我的腿就被鯊魚咬了!它們好像真的很喜歡我的腳蹼……每次我踢得太快,就會有鯊魚沖進來,咬住我的小腿,然后使勁地搖。這的確是寶貴的經歷,但是需要慢慢適應……




“拍攝夜間鯊魚捕食,需要強勁的水下照明”


NFS:哇,我沒法想象,你居然能習慣被鯊魚咬。

安德森:是啊,很奇怪吧。其實吧,水下攝像助理凱瑟琳?布朗的工作是最難的。鯊魚時不時地還會襲擊她的照明設備。但凱特超級酷,她相當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NFS:既然是在晚上拍的,你們是如何打光的呢?

安德森:我們需要相當大的照明范圍,用的是4個300W的LED燈。但問題是,它們真的非常非常重,凱瑟琳根本沒法把所有的燈都拿在手里,然后還要游進水流里,讓燈光保持穩定。所以,我們的解決方法是把所有的電池組和照明裝置都裝在一個水中推進器上。它看起來有點像4英尺長的魚雷,后面帶了一個螺旋槳。我們把燈都掛在推進器下面,讓它保持平衡。凱瑟琳用這個裝置讓燈光保持穩定,并且盡可能長時間地持續工作。實際上有兩個團隊在做這個項目。有我和凱特,還有一個法國團隊也參與了夜晚的拍攝——一個叫丹尼斯?萊斯特蘭奇的家伙,還有一個叫格雷琴的燈光師。


特制的照明設備


NFS:其他設備是什么樣子的?

安德森:我們拍攝用的是舊的RED DRAGON的機身。拍攝的時候,RED Genimi還沒有推出,不然我們肯定用它的原生ISO來拍。拍攝的制式是DRGON H20 OLPF,ISO在800到1200,共使用了三顆標準尼康鏡頭,13mm鏡頭,14-24mm鏡頭,以及罩在Nauticam 10”防水罩里的24-70mm f2.8鏡頭。

我們用了一顆老式尼康相機上的13mm鏡頭,它會在18mm的球面上產生罕見的13mm魚眼效果。13mm的鏡頭非常適合水下拍攝,因為水下光線不足,光門全開的時候,好的廣角鏡頭會柔化防水罩邊緣的結構。只要設置正確,鏡頭和防水罩在f11的時候也可以正常工作,但是在黑暗空間內,畫面的邊緣就會變得非常柔和。但是13mm尼康諾斯的邊緣成像仍然非常銳利。所以我們用它拍了一小段廣角,還用24-70mm拍了很多鏡頭。

我們用的是Gates公司定制的外殼。Gates是一家總部位于圣地亞哥的美國公司,他們制造的水下外殼非常好,非常可靠。我們做了一個小適配器,這樣我們可以使用Nauticam的防水罩。Gates有自帶相當不錯的防水罩套件,但我們想在項目中使用一些Nauticam的零件。所以,水下拍攝的部分,我們在Gates外殼上安裝了Nauticam防水罩以及Super-Macro轉換器,然后使用TVLogic58進行取景。




“Cineflex可能是對攝影水平要求最高的設備”


NFS:像黑尾真鯊這樣的場景,你要拍攝多少天?

安德森:鯊魚大概拍了21天,然后我們又在拍攝地點的附近拍了幾天。


NFS:其他幾集也差不多嗎?

安德森:不完全是,這要看去的是哪。對于野生動物拍攝來說,如果有什么經驗法則的話,那就是去的地方越貴越難得,呆的時間往往就越長。如果你是在南極,那么你可能想在那工作更久,并且盡量地多拍。南極的拍攝通常會持續6到9周,而我經常進行的潛水拍攝大概是2周半到4周。如果你希望能得到一兩組完整的鏡頭,或者是幾組鏡頭的幾個部分,你需要在某個地方拍出三到七分鐘的成片。


NFS:有沒有哪些鏡頭讓你覺得特別有挑戰性?

安德森:你知道嗎,拍野生動物最有意思的就是,你要花很多功夫才能到這些地方,所以你就想著要盡可能地多拍,然后你想要的畫面就會出現。所以通常情況下,我們在構思拍攝的時候,最簡單的邏輯就是,在合適的空間里停留足夠長的時間,以達到你想要的效果

在《我們的星球》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無人機的使用。無人機飛行員赫克托會和我們一起研究鏡頭,比如藍鰭金槍魚的部分,他使用的設備(DJI大疆 “悟”Inspire 2)讓我感到非常驚訝,但最令人難以置信的還是,這些都是最新的技術,但是這些飛行員已經可以這么熟練的進行操控了。

藍鰭金槍魚的部分,我相當于是赫克托的取景,確保畫面的參數準確,比如曝光和銳度。而他會負責其他的一切,他把無人機飛得離船很遠,我們都看不見。實際上,他只需要飛上去,轉動攝像頭,找到遠處那艘船的畫面。然后他會利用相機上的取景器再飛回來,告訴你他在哪里。

我還為《我們的星球》特地學習了如何使用Cineflex。我們一般都是在船上用它,支個三角帆,然后把Cineflex放上去。Cineflex還給我們拍攝懸崖提供了可能性,你可以把攝像頭旋轉得非常低,而且非常穩定,這真的讓我感覺非常興奮。


船上的Cineflex


Cineflex可能是對攝影水平要求最高的設備。部分是因為當所有東西都在運動時,你很難保持物體銳利的輪廓。你往一個方向走,但船往另一個方向走,諸如此類的。構圖會非常復雜,盡管它們在某些環境、地點和平臺上運行得很好,但這并不是它們的實際用途。



“停留足夠長的時間,以達到你想要的效果”


NFS:通常情況下,你們團隊有多少人?比如在拍藍鰭金槍魚的時候。

安德森:我們的團隊很小,我的小組大概有四個人,如果是潛水拍攝,我們會帶兩到四個人到現場,這取決于我們的項目。一般情況下,我們還會得到當地的支持,他們會安排監工、船夫,有時甚至是潛水員。


NFS:那還是挺靈活的。

安德森:是的,其實就是時間的問題。在這個地方工作時間長了,要做的工作就是盡可能地讓大家都長時間地呆在這里。大部分的預算其實都是工作人員的工資支出,這就是我們的工作的不同。我們只有這么多時間。我們需要真正理解,然后找出這些生物的行為軌跡,然后持續地以不同的方式拍攝它們,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是制片人正在尋找的,也是觀眾真正想要的。


NFS:你能舉個例子嗎?你要尋找某種特定的新行為,但是它要求你非常有耐心。

安德森:它可能是公海里的任何東西——任何我們可以稱為海上活動的東西。對我們來說,它可能是加利福尼亞的金槍魚,或者是我們在加拿大北極海冰下拍攝的獨角鯨。這樣的好日子一個月只會有兩到三天,每天可能只有15分鐘的時間去研究你的拍攝對象。所以,這才是永恒不變的——如果你能讓一個技術成熟的團隊在一個地方呆足夠長的時間,你就有機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獨角鯨的拍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組鏡頭拍攝的并不是真正的行為,而是從敘述的角度出發,把這個動物放在了一個有意義的位置上。索菲(導演)真的很想看到獨角鯨留在海冰邊緣。這是一個五人組成的團隊,加上海冰上的因紐特船員,他們在阿德默勒爾蒂灣正在消退的海冰邊緣呆了一個月。



我們的水下拍攝可以說是“24小時事件”,我們讓獨角鯨保持正確的位置和正確的情緒。在這24個小時里,可能有半個小時狀態特別好,然后拍攝就完成了,結束了,行為也就消失了。奇怪的是,你會想讓它停下來!因為拍攝好像永遠不會結束,即使你已經等了四個星期。然后,一切就停止了。掠食者離開了,或者說獨角鯨離開了,你看到的又是一片空白的海洋。這樣的經歷實在讓人感到困惑。




“大多數情況下,這份工作是在解決問題”


NFS:許多有抱負的電影攝影師可能會浪漫化你的工作,因為它太令人興奮了——你可以去旅行,有很多獨特的挑戰。你會對別人說些什么,你所做的這份工作究竟是什么樣的,無論是好是壞,這可能會影響他們的選擇。

安德森:對我來說,這確實是一次不可思議的旅行。我喜歡它,把它當作一份工作。但我也很珍惜我的假期。假期是有必要的——尤其是拍完潛水項目,太累人了。你經常會面臨一些看似不可逾越的困難,這些困難在于你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實現目標,但是這些年來我已經學會了更好地處理壓力。

大多數情況下,這份工作是在解決問題。當生物行動發生的時候,記住要藝術。即使是在拍攝之前,你也要解決一個又一個問題,你只會覺得這些問題永遠不會結束。最終,你解決了足夠多的問題,讓自己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正確的地點,讓動物做你想讓它們做的事情。然后,你只需要切換到你的右腦去創造影像。你必須記住攝影的原則——構圖、鏡頭、故事等等。然后一切就又回到解決問題上了。

我認為這是一個了不起的職業。如果你認為這也是你想要的,那么你必須去爭取,向前邁進。唯一的問題是,我們必須對自己所做的事情的影響提出恰當的疑問。有很多很棒的攝影師,比如來自圣地亞哥的杰夫?赫斯特,他做了很多真正的本土攝影,在某種程度上,他要確保他的作品對地球是有益的。我真的很尊重這一點,我認為這是我們接下來要考慮的問題。


本文由電影攝影師編譯自:nofilmschool.com

原文作者:Emily Buder


最后,強烈推薦大家去看幕后花絮!


   文章來源:未知 

本文由 @拍電影網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注册微信捕鱼送体验金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做今日头条可以赚钱是真的吗 今天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推荐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22期 竞彩篮球大小分支 直播放视频靠什么赚钱 湖北快三遗漏号码 股票配资论坛c互利计划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 欢乐生肖开奖号码彩经网 体彩20选5每天开奖时间 滴滴彩票游戏 赚钱手机试玩 体彩浙江6十1中奖规则 内蒙古快三昨天开奖结果